特别报道
精疗康复基地绚丽绽放
http://nbcs.cnnb.com.cn   宁波慈善网   2017年03月22日

  金 康

  宁波精神疾病农疗康复基地建于2011年10月,是宁波市慈善总会与市精神病院合作兴办的一家慈善实体。旨在通过康复期的精神疾病患者在田野劳作,有针对性地增强病人工作能力,转移病态注意力,减少幻听、幻视,摆脱强迫性思维,激发康复的自信心,为他们回归和适应社会打好基础。五年来的康复实践,已展示出明显的成效。

  拓展救助思路 创建精疗基地

  精神疾病是一种忧患的病种,如果得不到及时治疗和康复,将影响社会和家庭的安定。精神病患者又是特殊的弱势群体。宁波市慈善总会自成立以来,一直把对贫困精神病患者的治疗,列入慈善救助的重要内容。据不完全统计,17年来市总会共资助住院治疗的贫困精神病患者403名,救助金额121.2万元;为贫困精神病人发放常年医疗扶助卡3842只,支出326.5万元。在开展这项救助中,救助人员发现单一药物治疗,效果不够理想。同时,因为社会误解、歧视、偏见的存在,精神障碍患者难以平等参与社会生活,甚至被关锁和禁锢。相当多的患者在通过药物治疗出院后,由于长时间住在医院,社会接触少了,生活单调,生活质量受损,一旦家庭和社会管理服务不到位,常会导致精神病患者致残或复发。因此,如何继续巩固出院病人的药物治疗效果,提高他们的社会功能,改善生活质量,降低复发病率和致残率,让患者真正回归社会,成为了市总会救助人员认真思考的重要问题。为此,宁波市慈善总会借鉴外地农疗康复农场的经验,与市精神病院合作,租赁附近村10亩农田,创办精神疾病农疗康复基地,融治疗、康复、休闲为一体。农疗康复分两个阶段实施,第一阶段接收对象为在市精神病院住院治疗的,且病情基本稳定的患者。第二阶段向社会开放,吸收家庭生活困难、年龄在18至55岁左右,经药物治疗病情稳定,生活一般能自理的男女精神病患者。目前,基地实施的是第一阶段。

  精准安排项目 开展康复训练

  精神疾病大多由不同原因诱发。病因不同,治疗方法不同,康复训练内容也不同。“基地”对病情基本稳定,需要康复训练的患者,进行逐个确定训练项目,制订康复方案,确保康复训练有针对性和实效性。尤其对不能从事简单劳动的病人,先安排到食堂做一些择菜、洗菜等简单劳动,帮助其提高劳动兴趣和能力。

  进入农田康复后,由农技师示范各种农业作业的方法和工具使用,让患者从最简单的浇水、拨草、采果学起,一步步学习,一步步适应,一步步掌握劳作技能。

  对凡发病前有一些特长的患者,充分利用其一技之长。有一位患者曾自己从事过3亩土地的种植,在农技师的带领下,很快适应农田劳作。公休委员会有意识地推荐他为成员,协助农技师共同管理农田。由于患者具有一定的农耕经验,对土地的耕种及作物的种植有一定的认知,因此,在农疗过程中,患者与农技师一起探讨种植方案,并主动发表意见,提出建议,协助农技师更加合理地安排农田种植计划。经过农疗,这位患者的身体机能得到了很大提高,同时与其他休养员共同劳动,互相关心和帮助,精神面貌也发生了很大变化,显得更加自信乐观,对生活也更加有信心。

  五年艰辛努力 喜结丰硕果实

  五年多来,共有52人(次)参加农疗康复训练,康复人员普遍稳定了病情,社会功能、与他人交流能力和团队协作能力等明显改善,生活自理能力也增强,改变了压抑和焦虑情绪。其中32人效果显著,先后康复出院,回归家庭,回归社会。同时,康复人员自身也增加了经济收入,为社会创造了财富。

  精神疾病患者曾某,入院治疗时,经医生鉴定为精神分裂症。病人刚住医院意识较清,接触被动合作,思维联想过程障碍,存在思维散漫,时常答不切题,情感反应不协调,无自知力,对自身情况认识不清。经过1年半时间,在农疗基地进行康复训练,病情日趋稳定,和病友相处和睦,心情开朗,乐于助人。由于患者积极配合治疗和康复,被评为年度优秀休养员,并担任农疗康复基地休养员组长。在中秋晚会上,他还上台表演节目。曾某说,现在我过得非常充实,真正有了自己的价值。不久,康复出院,回归家庭,回归社会。

  农疗康复训练也培养了患者和家庭的精神康复意识,提高对精疗康复的认识水平。患者邬某出院后,按照医生的嘱咐每月来医院复诊一次,每次复诊他都到康复科,与工作人员和休养员一起聊天,就好像回到娘家一样。在家每天帮母亲买菜,做简单的家务,有时和村子里的人一起打牌,很快融入了社会生活,家庭人员也督促邬某用药,按时复诊,并让他做一些适合他做的事情,巩固治疗和康复成果。

  为让农疗康复项目发挥更大的康复成效。最近“基地”将农田由原来的10亩,扩大到55亩。开辟了果园区、蔬菜区、花卉区、休闲区,使农疗基地常年呈现菜绿、花红、瓜果累累的绚丽景象。同时,积极创造条件接收社会病人,开展日托康复,并努力探索基地产业化和市场化路子,为社会创造更多的财富,体现精神疾病患者的更大人生价值。

    来源:《大爱》杂志

[ 关闭窗口 ]